科技-LELEOU.COM域名出售

中资手机在印度:徘徨与煎熬

2022-08-06 07:00:06

认为现阶段中资厂商会轻易大量退出印度市场,不是一个合理的、市场化的判断。

从2020年开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互联网从业者刘亮逐渐减少了在印度的业务发展进程,直到中资互联网软件在当地被进一步封杀,他才最终彻底退出。

在印度,他也是手机的线上渠道提供商,并逐渐扩展到线下渠道。随着他的完全退出,他也停止了他在当地的商业运作。

刘是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影响下被迫离开印度市场的案例之一。更引人关注的是,小米、OPPO、vivo近日遭遇印度官方税务调查风波,随后被指逃税金额高达数十亿元。一些制造商已经冻结了一些资金,一些制造商已被提议追缴税款。

近日,荣耀终端CEO赵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印度的团队已经撤出,但在印度还有合作伙伴和相关业务,会采取审慎的方式在当地发展。这让中资厂商在印度的营商环境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仅仅从客观条件来看,印度毕竟是一个“迷人”的市场:这里有巨大的人口红利还在增长,换手机潮还在继续,手机消费者单价也在上涨——这些条件对手机行业的吸引力很大。

当然,印度的商业环境总是需要改善的。多位在印度有过业务拓展的供应链人士向记者指出,他们在印度开展业务以来,税务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的经营,他们需要不时应对。

偷税漏税的现象也出现在三星等其他海外厂商身上。只是最近的发展,说明现阶段对中资厂商的核查是比较密集和严厉的。

面对这种“爱恨交加”的存在,可以肯定的是,前期投入巨大的大厂要完全退出印度市场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当地已经构建了一个相对强大的中国手机产业生态;但当务之急可能是积极跟进当地的一系列政策和相关发展战略,通过协商成长。

印度电车公司

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一个市场进入稳定成熟期后,会不断向其他新兴市场扩张,这是一个永恒的规律。

印度是具有这些特征的目的地之一。

2016年前后,包括刘亮在内的众多手机产业生态圈,在小米等终端厂商的牵引下,纷纷来到印度建厂。当然,这也与当地提高进口产品关税以推广“印度制造”有关。

诺伊达的大小城市一度成为中资手机硬件供应链企业的高度生态聚集区,来自中国的终端厂商在这种趋势下逐渐站稳脚跟。

根据Counterpoint的统计,与2015年第四季度相比,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从14%跃升至45%。相比之下,同期印度本土品牌的份额从54%降至20%。

到目前为止,本土品牌前五名中,只有三星来自韩国。中国手机厂商至少占75%。

Counterpoint高级分析师普拉奇尔·辛格(Prachir Singh)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印度品牌无法与中国品牌正面竞争,因为规模经济使中国品牌在定价和产品规格方面具有巨大优势。

在当地市场规模和政策的推动下,近年来,在印度站稳脚跟的国内头部厂商也在继续扩大当地的建厂活动。根据前述机构的统计,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在印度智能手机制造份额方面,OPPO以21.6%排名第一,三星紧随其后,vivo和鸿海子公司分别以超过11%的份额排名第三和第四。

然而,无论是华为还是荣耀,似乎都没有积极大举投资印度。

一位手机厂商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荣耀因为毛利率表现,不愿意在印度积极尝试。然而,其制造商通过大规模开发模式在印度实现了盈利。

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