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切所谓人生导师。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已经贯通了一切歧路和绝境,因而不再困惑,也不再需要寻找了?
      至于我,我将永远困惑,也永远寻找。困惑是我的诚实,寻找是我的勇气。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了。成功与失败、幸福与苦难都已经降为非常次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条路本身。

                                                                             ——周国平

Tag: 曾经的你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年少轻狂成为曾经,现在已经不属于我

      总是不想长大,总是想晚一点进入社会,总是想逃避现实,可是,总是事与愿违额,难得尽如人意,面临着许多烦恼,面临着许多坎坷,踏着荆棘,我走在我心中梦想的路上,而且我会一直“在路上”……

I will be always on the way!

      关于沟通,我已经学了很多,我也一直很关注这个问题,我也在尝试着改变自己。关于沟通,关于交友,我是有个习惯的。我有一个原则:“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不投机,宁勿聊”。曾经的我,只要觉得我跟你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我是不会跟你说话的,我不会管你是谁,不管你的社会地位、不管你的成就、更不会管你口袋里的钱。为什么在这里谈到钱,因为曾在冯仑的《野蛮生长》一书里读到一句黑社会老大说的话:我不是老大,钱才是老大;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必须对我口袋里的钱表示敬意。

      而现在,我发现我变了:在2010年5月6日清晨的时候,我在QQ上遇到了一个3年多没有遇到的朋友,尽管在同一个城市,3年没有见了,以前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只是一面之缘——见过,认识,说过几句话罢了!我跟他在QQ上谈了有近20分钟,谈话的内容主要是因为我跟他说起了前些日子帮朋友买电脑找了另一个朋友,而他也是卖电脑的,他就觉得我不对,开始说我的不是。

      的确,我承认我有做的不妥当的地方:首先,没有去找他,我有点在情理上说不过去;其次,我不跟他说不就没这档子事了么?尽管谈话的过程让我很不爽,不符合上边我做人的原则,但是我还是尽量把谈话进行下去,我尽量的去平息对方的埋怨,我尽量的说一些对方乐意听的一些违心的话。

      总体来说,那次谈话的过程还是圆满的,只是我变了,不再是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我了,我变得圆滑了,我变得世故了。如果是在以前,按照我的脾气,我管你是谁,直接QQ好友里拉黑名单,然后删除,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你再也不能用那些污秽的话语来烦我。除了爸爸妈妈,我谁的都不欠。谁可以要求为他们做些什么?谁可以用颐指气使的语气来跟我说话?谁都不能,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我?(本来这段话里有一些国骂的,我删除了,我想这也是我的一个变化吧?)

查看更多...

Tags: 年少轻狂 曾经的你 感悟 2010 沟通 QQ 国骂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