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切所谓人生导师。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已经贯通了一切歧路和绝境,因而不再困惑,也不再需要寻找了?
      至于我,我将永远困惑,也永远寻找。困惑是我的诚实,寻找是我的勇气。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了。成功与失败、幸福与苦难都已经降为非常次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条路本身。

                                                                             ——周国平

Tag: 换亲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知道的换亲和转亲。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公告:因博客改版,部分文章链接失效,还请朋友们谅解!

旧版本文:韩国/台湾身份证号码在线生成器

点击进入韩国/台湾身份证号码在线生成器



“换亲”和“转亲”,我想我们“80后一代”没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的意思,今天就来说下这两个已经不复存在的社会现象!

“换亲”,是比较低级的做法,在当时是被人们鄙视的,“换亲”就是男的因为穷或者其他原因,被逼无奈,才会采取”换亲“的方式,拿自己的妹妹或者姐姐换个女人回来做自己的老婆,把自己的妹妹或者姐姐给别人做老婆。“换亲”成立条件:两家人各有一个儿子和女儿,比如甲乙两家,分别有甲男和甲女,乙男和乙女,以甲男和乙女结合、乙男和甲女结合的方式,来结束两个家庭里男光棍的局面。其中一般不存在近亲结婚的问题,但是“换亲”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少亲戚,从下一代的角度去看就是“有舅舅没舅妈,有姑姑没姑夫”,因为舅舅的老婆就是姑姑,姑姑的丈夫就是舅舅。

“转亲”,就比“换亲”高级一些了,不少亲戚,对下一代没有影响。当然也是男人拿妹妹或者姐姐换老婆,只不过“换亲”只有两家参与,而“转亲”需要有3家或者3家以上来参与,在《走进沂蒙》中,被江婴称为是“多米诺骨牌式的婚姻”。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多米诺骨牌式的婚姻
   
  沂蒙的婚姻形式,在交通闭塞,生活贫困的山区有鲜明的特点。

  这里娃娃亲、老少亲、冲喜亲等等封建色彩极重的婚姻形式并不多见,最常见、最主要的形式是转亲和换亲。两家之间结亲为换亲,两家以上结亲为转亲。不管是结亲还是转亲,每家都必须是一娶一嫁。换亲的形式并不为沂蒙独有,“姑换嫂”的形式别处有、古来有。转亲却是沂蒙的特产。

  我听说,转亲的人家最多达到30多家一转。30个女人接力赛样地一起一落,最后转回起首的一家,每家都是一娶一嫁,不花彩礼,不留后账,不剩光棍,30家60个年轻人的婚姻一蹴而就。有些没有姊妹的年轻人叹道:爹娘不生姐和妹,我这一辈打光棍。但多数家庭都有挨肩的姊妹,无论迎亲嫁娶,都能从中得益。不能不承认,集体转亲的策划者,不论是从经济出发,还是从人伦出发,都具有极高的驾驭生活的智慧。

  转亲和换亲看似愚昧,在这种经济状况下,无疑是解决繁延和性爱的上策,也是稳定社会的有效方式。与此相反,自由恋爱在换亲和转亲的舆论下,反而成了像掠夺一样可耻的行径。

  有位姓韩的男青年,和本村的女青年在劳动中相爱。女青年的哥哥从东北回来,看到留给自己换亲的妹妹私自找了婆家,全家暴跳如雷,立即大打出手。本来相处和睦的老邻居,顿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韩家因为掠夺了别人的女儿,在舆论中输人一筹,全家被逼得闭门不出。等到人们发现分给他家的地,违了农时尚未耕种,砸开房门,才见满目凄凉,韩家合家八口早已悄悄逃离多日了。

  哥哥想到妹妹已跑,再也没有换亲的希望,一怒之下拆了韩家的房梁。

  以自由恋爱为基础的婚姻,尚有大量离婚现象,何况几家、几十家搭配出来的婚姻,更难如人愿。转亲这条多米诺骨牌式的婚姻链,一环裂变,全链崩溃。所以,愈是多家转亲的婚姻,愈深系着集体的利害,也愈被集体利益压抑着个性自由。往往一人反抗,众人震动;一家不合,多家破裂。这种既解决性爱又深抑性爱的转亲,把人们紧紧捆缚。

  不甘心忍受的人,有时就被逼上了绝路。

  李顺俭的爱人是用妹妹换来的,他们齐眉举案,相敬如宾,情爱第一次慷慨地赋予了这对年轻人,使得贫困也显得分外奢侈。李顺俭的妹妹,却在婆家挨打受骂,跑回来,抓回去;再跑回来,再抓回去。母亲为了儿子的婚姻,泪劝女儿一忍再忍。女儿终于忍无可忍,半夜跑回来,哭泣求救,死也不肯回去。
  亲家来要人,李家不给。亲家聚众来要,李家不敢不给。一边是夫妻恩爱十分美满的儿子,一边是披头散发、遍体鳞伤的女儿。女儿抱住父亲的腿,哭得死去活来。威逼之下,老父亲咬牙选择了女儿。亲家来人蜂拥而上,把媳妇拖出村去。

  李顺俭眼看怀孕七个月的妻子拼命挣扎,身下的碎石路拖出一道模糊的血迹。当晚,他换上结婚时的新衣服,抱来干草,浇上柴油,点燃了这间还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自焚前,悲痛至极的李顺俭喝了一瓶敌敌畏,死得十分坚决。

  这个村庄有个美丽的名字叫西湖崖,令人想起风景甲天下的杭州西湖。李顺俭自焚后的焦土,令过路人毛骨悚然,将其推倒,成为村里120个独身青年心中永恒的废墟。

  两年后,国家商业部的工作组在这个村子定点扶贫,帮助通水、通电、通路;帮助老果园改造,多收水果5倍以上;帮助建水渠、深翻土地;帮助技术培训,养羊、养鹅,种植经济林14万株。全村面目焕然一新。120个独身青年全部成了亲。

  也是只有今天,我才理解了李顺俭的父亲当年的选择。他如果放回女儿,女儿不被打死,也会自尽。在儿子的幸福和女儿的性命之间,他偏向了弱者。何况有了女儿,还可以再为儿子换亲。恩爱此刻不仅退居婚姻之后,也退居生命之后。李顺俭父亲对此十分清醒,他没有囿于男尊女卑,而是选择了女儿。


“换亲”和“转亲”,在我父母那个年龄段的人,有很多很多,都是身体健全,只是家里穷的男人,或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到了30多都没说上媳妇,才出此下策,都是为生活所迫,一声长叹,无可奈何。

以现在人的眼光和“80后一代”的向往自由和独立的特点,这简直比杀人还要疯狂,但是在那个贫穷的年代,人们不得不这样去做,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让人束手无策,只有没有选择的选择,无可奈何。

还好,据我所知,我们村的最后一桩“换亲”发生在十几年前,而且他们生活的也挺和睦,只有家庭内很正常的夫妻争吵,他们的孩子应该都上完小学了。而我所知道的很多“换亲”和“转亲”事例,当事人活的还算幸福,并没有书上写的那般凄凉悲惨,一致只有结束生命才能结束一切痛苦,我没有见过。

社会发展了,我的家乡虽不富裕,但是已经不在贫穷;计划生育也使得沂蒙山区的“换亲”和“转亲”化为泡影,没有孩子可换,也就成就不了这种落后的风俗习惯。这种风俗在我的家乡已经彻底的走出了历史舞台。

最后,说下我对“换亲”和“转亲”的看法。我承认,“换亲”和“转亲”很不人道,剥夺了很多人自由恋爱的权利,也肯定会有不幸福的事例,只是我没有见过;但是我想说,这只是在那个极度贫穷的年代,人们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这并不可耻,难道真的要像那六兄弟一样,一起打光棍么?

光棍节里,写下了这篇文章,不知道是不是很不合时宜?还是恰到好处?

查看更多...

Tags: 换亲 转亲 民俗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