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切所谓人生导师。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已经贯通了一切歧路和绝境,因而不再困惑,也不再需要寻找了?
      至于我,我将永远困惑,也永远寻找。困惑是我的诚实,寻找是我的勇气。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了。成功与失败、幸福与苦难都已经降为非常次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条路本身。

                                                                             ——周国平

Tag: 幸福里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幸福里里梨花落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因博客改版,部分文章链接失效,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见谅!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网页游戏介绍/简介!

http://leleou.com/article.asp?id=174




梨花苑

  庐州城的幸福里是一条长长的胡同,沉静而古老。条状青石铺就的路面更添苍桑,历史感。
  幸福里里的梨花苑在整个庐州也是震人耳膜的响亮。梨花苑的名号听起来有些土气,可是却有它特别之处,要不,怎么能在幸福里显山露水?
  在庐州像梨花苑这样的酒吧多的如天上的繁星,数是数不清的。而在幸福里更是一家挨着一家,一家连着一家的。单只看那一面面仿古的杏旗迎风招摇,就不难猜出竞争的炽热。
  幸福里里的酒吧在庐州城是一特色,表面上门饰古典如临唐宋,其实里面的花样也一家如百家的调子,让人品不出什么味来。
  可梨花苑独独不同。
  梨花苑里的梨树数数也不下百棵,在四月梨花压满枝的时候,酒客们坐在梨树下,花海里对酒当歌,举杯畅吟,想想就是绝妙的境界。
  可是,正直迷倒众生的不单单是这些俗物。而是一个人。那就是我,蓝小瓷。
  最丰艳的梨花树下,蓝小瓷峨冠长眉,轻衣广袖,浅笑间,流淌着无边的水色。盈盈地坐落在花草编织的藤椅里,双手轻轻的拂过面前小几上的弦琴,如水的音律便向四周舒散开来,连一片又一片的梨花也忍不住飘然而落,像一场无边无际的花瓣雨。
  蓝小瓷日日吟唱的只有几首曲子,而那些酒客来往如梳,就是听不够,听不烦。想想别人都要奇怪。
  “小瓷,”有人这样叫我。“你当家的还没回来吗?”那人问。我浅浅的笑。“再不回来,你跟了我去,一样是享不尽的富贵荣华。”相熟的客人无聊的调笑。
  “好啊。”我依然浅笑。
  在幸福里,谁都知道梨花苑里的主人叫蓝小瓷,而蓝小瓷是别人的人,不属于自己。交换的筹码就是梨花苑。
  蓝小瓷有时候想,如果单纯的是交换也就罢了。可便便不是。这种交换的代价太过于宠大,让人背付不起。有谁会把爱情、灵魂用来典当?
  心由不得的悲伤。
  客人还在要求上酒,“女儿红,上女儿红。”女儿红也只有梨花苑才有得卖的。当然还有红豆糕,紫竹酥。当然还有妖媚娇艳的玉娥,压酒劝客尝。
  早有人熟稔的端上酒来,斟满,灌醉。
  一日又一日,喝酒的人,总是有或多或少的烦恼。他们只是每日的来,每日的走,有酒好喝,有曲可听,有姑娘可逗,有快乐可寻,便是足够。没有人会留意,蓝小瓷的心里,只要她表相,一如昨日的笑颜,就够了!谁在乎她的麻木。谁在乎?渐渐的,自己亦有些恍惚。撕扯下靓丽的表相,或者这才是生活的底子。
  客散尽的梨花苑是寂寞的,蓝小瓷更是孤独的。
  独坐花树下,酌冷酒,无明月。混迹江湖的日子,我已经过够,过够。而你却不来,怎的?
  “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自此你的离去,总爱唱这样的词曲。而你一别经年,似乎永远不回。
  而往昔,我只会唱王菲的歌,一首又一首。
  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欧阳孙
  认识欧阳孙,是刚跨入大学校门的时候。在迎新晚会上,我被迫要唱首歌。而我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是怎样的胆怯,没人知道。
  在没办法推辞的时候,才应允下来,心却一直是浮着的。虽说以前唱歌一直是我的强项,而这里高手如云,又是陌生地,想想还是有些怕的。有种林妹妹初入大观园的感觉,怕多走了一步,被人笑了去。
  等到那天,匆匆赶到会场的时候,还是迟了,我更慌乱的往后台跑过去,不知怎的就撞倒了一个人,而他就是欧阳孙。他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拾起了我的一支木簪。
  我呆呆的注视着他,他手一松,木簪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中。他问,你没事吧!我抿着唇摇了摇头。他笑了。说,你似乎很急的样子。我才醒转了过来,转身又跑,我柔弱的长发丝丝缕缕的拂过他的脸。
  唱的是王菲的《又见炊烟》。在唱歌的时候,我发觉到了一双明亮的眼,专注而清澈。
  以后的日子里,我总能感到背后有双眼睛在默然地注视着我。在我去教室的路上,在我吃饭的食堂,在我闲逛的树荫,在我低吟轻唱的昏黄。那目光像天边最遥远的一颗恒星,诱惑着我,也剌探着我。
  然后,在某个顺理成章的日子里,我接受了他手中的玫瑰。也接受了命运播下的种子。
  一夜间,就到了四月天,处处是芳菲。
  天有不测风云,真是没错。人有欢喜,也要接纳些别的。欧阳孙大学毕业,父母命他回去接手家传的企业。
  离别前夕,欧阳孙拥我入怀,说不尽的海誓山盟,诉不完的天长地久。他说,小瓷儿,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阳光,雨露,生命。
  才几月,付了的诺,就不能守。有消息传来,欧阳孙与某某人的千金喜结良缘。原来,罢了,罢了,世间的男子,原本薄幸。我恨又如何,哭又如何。一切早以成果。
  后来,欧阳孙托人给我送来银行卡一张,还有便笺一页。上面说,小瓷,我知道是我负了你,可是我比你更悲哀,你要怜惜我的心,懂得我的人啊。卡里有十万元,没什么意思,权当补尝。或者,有机会,我会去找你的,只要你不介意名份,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惊愕的看着一字一句,然后哈哈大笑,只笑到成串的泪珠滴落如雨。欧阳孙,真好!原来,并没有忘掉蓝小瓷。一边在报刊上言传着他的幸福婚姻,一边还想着让我做她的一个摆设!如果,我愿意。哈哈,难道,蓝小瓷真的只能做他欧阳孙的一只瓷制花瓶,摆进见不得光的某个金屋。哦,你想都别想。
  
  蓝小瓷
  每个人都有一段劫难,或者欧阳孙就是蓝小瓷的一个劫。如若没有欧阳孙,我会快乐吗?依然是未知的未知。
  后来,我独自离开。来到庐州城一个叫幸福里的地方,用退也退不回去的银子,买下了一座院子,栽了许许多多的梨花。因为新恋上“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的词,我一天天的咀嚼着,直至把它配上曲,唱了出来。
  日日开门迎客,关门悲。过着一半是心灰,一半是赌气的生活。
  而,蓝小瓷的幸福就如凋谢的梨花朵朵飘落。

查看更多...

Tags: 幸福里 梨花 幸福

分类:行走ǒ拾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