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切所谓人生导师。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已经贯通了一切歧路和绝境,因而不再困惑,也不再需要寻找了?
      至于我,我将永远困惑,也永远寻找。困惑是我的诚实,寻找是我的勇气。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了。成功与失败、幸福与苦难都已经降为非常次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条路本身。

                                                                             ——周国平

Tag: 小说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PS:若去对张爱玲的了解,源自大学里的选修课《中国近代名家选讲》,今又看到写张的文章,收藏之。)

文章作者:庄秋水

原文地址:http://zhuangqiushui.blog.caixin.com/archives/26958

查看更多...

Tags: 中国 张爱玲 世界 行走 拾遗 文学 小说 大学

分类:行走ǒ拾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95

转亲(小说)

文/刘加民

前些年农村流行“换亲”,或者是“转亲”——我一直搞不清楚这两个词之间有什么区别。后来读了大学,语文水平提高了,社会阅历增多了,才明白,“换亲”是一对一的交换,就是“易姐妹二妻之”的意思(二十四孝里有个“易子而食”的几段故事)。而“转亲”,则是不同人家的姐妹之间交叉为妻,不出现直接的交换为妻的情形,比较文明,淡化了“换”字带来的不光彩的、商业的感觉。

让我说清楚“转亲”的详细情况比较难。我数学向来不好。

    假如是甲乙丙丁四个家庭,都有个老大难的男丁,娶不上媳妇,正好又都有个姐姐或者妹妹没有出嫁(有些家长故意留着的,儿子一天不娶,闺女一天不嫁人,为了就是,实在不行了用闺女还儿媳妇)。这样的家庭因为共同的需求联系在一起,那时候在农村,通信又不发达,是很困难的。幸亏有职业的媒婆、媒汉,他们集合起来把各自手中掌握的信息进行整合分类,然后排出个大致的顺序,眉目就清楚了。谁家闺女配谁家的儿子,谁家儿子的妹妹或者姐姐又去谁家当媳妇,交叉开来,互不重合,不出现直接的“易妹/姐而妻”的情形

您清楚了吗?我说过了,这里边有高等数学。

    我知道的最高纪录是8个家庭联合搞过一次“转亲”,而且成功了。8个家庭,8个媒婆媒汉,把8对兄妹变成8对夫妻,完全彻底地避开了直接的“交换”。这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够做通的。

    我们村的一对兄妹有幸介入了这一巨大工程。哥哥36了,也没毛病,就是穷,光棍。妹妹好歹18岁了,学习不错,还是我的初中同学。所谓接受了新思想,不愿意接受这种封建包办婚姻。一开始说通了,日子都订了,忽然又变卦了。这种“转亲”的神奇伟大之处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一个人变了卦,其他的就都散了伙,难度相当大。当我这初中同学什么芳女士,忽然哭着喊着,要婚姻自由的时候,家长怒了,哥哥不高兴,一家子充满白色恐怖。哥哥知道自己是拿妹妹换老婆,到嘴的肥肉要掉地上,当然不高兴。但是也不能太直白,毕竟也是年轻人,读了几天书,要用自己亲妹妹的幸福换自己的婚姻,不是很光彩。晚上家长关上门,苦口婆心地劝说,一直到深夜。骂也骂过了,打也打过了。声音高一阵,低一阵,哭一阵,好一阵,忽然就又悄没声息了。竖起耳朵聆听的邻居们脖子都抻酸了,子夜时分,这家人家消停了。陷入无底的黑暗。
第二天什么芳的父母出来说,婚事照办,“不能因为咱一家子不讲义气,坏了七八家子的大事。大的不行,咱还有个小的。小的通人性,愿意替姐姐去转亲。”

    什么芳的妹妹那一年顶多15岁,还没发育呢,据我现在的眼光看。毕竟年纪小,小学刚上完,也没那么多民主、自由、封建、包办之类的复杂想法,看见家长着急上火无法安宁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动了恻隐之心。何况爹娘说,要嫁的那个人家是木匠,每年粮食吃不完,过年都能穿新衣裳。给姐姐的彩礼也看见了,的确良蓝裤子白褂子都是新的。总之,什么芳的妹妹,叫什么玲,接替姐姐参加“转亲”,把8个家庭的超级大“转亲”工程圆满过去了。

    这种事情肯定是事不宜迟,夜长梦多,差不多十天之内,各家都找到了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我们村什么玲是第一个成婚的,而自己的哥哥结婚却要等十天之后。为了万无一失,为了防止白白嫁了闺女换不来儿媳妇,临出嫁,什么玲的父母给她约法三章。

    很多年后,大家知道了,这约法三章就是:1、哥哥不办完婚事,不准那男人碰身子;2、哥哥结婚之前,晚上睡觉不许脱衣裳;3、若是你白白便宜了那小子,你哥哥这边没娶上媳妇,回来我揍扁了你。其实这三章是一个意思:决不容许“舍了孩子套不到狼”的事情发生!

    后来妇女们传说,玲子真的是穿着衣服睡了半个月,新郎官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赌咒发誓软硬兼施,玲子坚如磐石宁死不屈,急得那男人都疯了。哥哥结了婚还不算,又等了俩月,听说嫂子已经怀孕了,她才踏踏实实解衣宽带让自己丈夫“碰”了。

    人间的很多事情有黑色幽默色彩,我说的这个什么芳、什么玲的故事出现了逆转,超乎大家想像——什么芳等妹妹替自己出嫁之后过了很多年,才找到自己合适的白马王子。缓和跟父母和哥哥的关系就用了四五年,后来出去打工,认识了橡胶厂的技术员。28那年结了婚。这时候妹妹什么玲的儿子都上小学二年级了。什么玲的丈夫对自己不错,是个木匠,家里有大房子,过年有新衣裳。十六岁做妈妈,身体一下子发变了,变得白皙丰满,仪态万状,个子也高了,走起来一晃一晃,很像城里人,一看就是有福的样子。每每抱着聪明可爱的儿子回娘家,引得全村老少羡慕不已,感叹不已。那时姐姐还没出嫁,妹妹一家子一回来,她就躲出去哭,弄得大家不高兴。其实也没人说什么,她心里悔恨了想多了。

    什么芳28岁自由恋爱家人,三十五岁离婚,领着五六岁的干巴小丫头回娘家住了好几年才又重新嫁到山里去了。我那一年回家过年还碰见她了,憔悴不堪,老得不行。逢人就骂自己命苦嫁了个畜生王八蛋操他几辈子祖宗,他发了点小财就把我娘儿俩给甩了……

(完)

查看更多...

Tags: 转亲 小说 民俗

分类:行走ǒ拾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