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一切所谓人生导师。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已经贯通了一切歧路和绝境,因而不再困惑,也不再需要寻找了?
      至于我,我将永远困惑,也永远寻找。困惑是我的诚实,寻找是我的勇气。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了。成功与失败、幸福与苦难都已经降为非常次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条路本身。

                                                                             ——周国平

Tag: 家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若去语:正在看电影《大武当之天地密码》,突然看到电影中门框上有副对联,便停下来上网一搜,看到了这篇文章,于是就转到这里了。

     春节外出旅游,在武当山看到这么一对偈语:入门休问宾主,出门莫带家音。觉得非常深奥。 第一句好懂,入了道家之门,同为修行之人,即没有主客之分。而“出门莫带家音”应该是指抛却世俗之事,一心论道。 只是“出门”是出正在修行的这个门还是出家里的那道门呢?道家之门何来“家音”?如果是家门,既然已“入门”,那么又何来“出门”呢?照理说更加没有家音啊? 至于有些人说“家音”是指女朋友更是无稽之谈了。

    道家是没有“家”的,好在还有一道“门”。“出门”、“进门”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纷繁的俗世和清静的修行。人们总以为出家修行就是想长生不老,可谁也没当成神仙。但是出家修行的人确实比一般人要活得长久些。究其因,修行修的是一种心态,达到一种情境:无欲无求,悲喜不惊。正因为心态平和,饮食清淡,所以比常人长寿。炼丹应该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生活调剂,所炼出来的东西应该是额外发明。

查看更多...

Tags: 内涵 武当 解惑 求知 佛家 道家 人生 若去 若去语 2012 电影

分类:解惑ǒ求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36

我是一个无耻的另类。

回家已有几日了,却感觉家陌生了很多。

在外流离了几年,已有近3年没有回家了,上次回家还是弟弟结婚的时候,而这次回来,弟弟的女儿都会走了。

回家了:

查看更多...

Tags: 无耻 另类 回家 孩子 故乡 弟弟 札记 随感 2011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76

      临沂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这里从上古时代就是少昊集团的活动区域。有许多历史文化名人就诞生在这里或在这里生活过。如王羲之、诸葛亮、荀子、匡衡、刘洪等等 。现在临沂已经成为一座现代化的经贸物流集散地,高楼林立,交通发达畅通,环境美丽。政通人和,百业兴旺。

      这里,在汉代的时候被设置为“琅琊郡”,我们的县城被称为“阳都”;“王小卧鱼/王祥卧鱼”这个被人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也是出自我的家乡。

      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临沂;这里的变化,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她的发展速度。

      对于美丽的临沂,我的家乡,我是来往匆匆的过客,每次回去都会让我感到惊喜,甚至回家的时候都因找不到大叔的家门而闹过笑话。尽管离她千里之外,我时常会想起临沂,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那个给我梦想的地方,我时常会想起我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街道,时常想起她的山、水、路、桥……

       好了,不再废话,看看下边的视频吧,这是现在的临沂,最美的祝福送给我的家乡,美丽的临沂!

 

视频:临沂城市宣传片



 

查看更多...

Tags: 临沂 家乡 美丽 民俗 我的家乡 城市宣传片 歌曲 视频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57

你说:你的家在地图上看不到的地方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我的家乡,在沂蒙山,我想有关沂蒙山,人们最多的印象应该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沂蒙山小调”,还有就是被历史书所记载的那个著名的“孟良崮战役”。“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大概这只是我家乡人的一种乐观主义的表现罢了,我曾经去过“沂蒙山小调”诞生的那个小山村,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我想没有几个人会乐意生活在这个风景不错的地方的。

      今天写下这点文字,我只是想说明一点:沂蒙,已经不是以前的沂蒙;沂蒙人,永远的坚韧不拔,永远的充满傲骨,永远的不甘落后,永远的不甘失败,永远的坚决前行……

      现在的沂蒙,已经不是以前的沂蒙,请不要再对沂蒙有什么偏见,沂蒙经济虽然落后于经济发达的地区,但是没有落后那么远,而且也不会永远落后。

      至于《血色浪漫》里,有关沂蒙的那些偏见,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关于沂蒙,我不想说太多,再说就有点王婆卖瓜了,还是看看江婴的文字吧,看看曾经的沂蒙,摈弃你的偏见!

      或许,我早就该回去了,那片土地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或许我必须为她做点什么!

      以下是从《走进沂蒙》里摘抄的一些文字,再次感谢江婴,再次感谢所有为那片土地有所帮助的人们,谢谢你们!


  沂蒙奉献革命以乳汁,革命却不能回报他们一瓢清水;
  沂蒙奉献革命以生命,革命却使他们成了挂着勋章的乞丐;
  沂蒙推着军鞋、公粮,用独轮车推出一个红彤彤的共和国,共和国却不能使他们的后代有一间不漏风雨的课堂。

山东是华东的中枢,沂蒙是山东的中枢。

    沂蒙有许多故事、小段,编来嘲笑贫困和无知。
  说深山里的农民问来人,鬼子走了没有?
  说一个叫小崮头的村子第一次看电影,全村都端着好吃好喝的,慰问《南征北战》里的******。
  说从乡下进镇的儿子以为到了北京,父亲说,傻孩子,界湖(县委)才是北京哪!给这类不懂装懂的人取名“明白二大爷”。
  这类笑料形成沂蒙近代的口头文学。在批评贫困时,也随着笑声缓解了人们的承受。幽默是一种俯瞰生活的智慧,重压下不弯腰,高歌时不冒调,板板正正才愈发在不偏不倚中显示端庄。

沂蒙儿童对他们从未见过的好东西,具有那样高超的德行,在最不能自我克制的年龄把物质欲望控制得如此得体,给我的印象极深。
  板板正正似乎已经成为沂蒙的行为标准,既有自尊自爱、刚直不阿的一面,又有认死理、钻死胡同的一面。比如沂蒙人宁肯在乡下受穷,也决不去城里干小保姆,因为伺候人不是板板正正的工作。沂蒙决没有安徽小保姆成群结队直上北京的横流人欲。

重礼的历史文化品格一旦形成思维定势,即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惰性。无怪乎,1984年山东省委解决沂蒙的历史问题花了那么大的力气。

  婚姻在人生的温饱阶段只有两种意义。一种是繁延之需,一种是性欲之需,情爱已成奢侈。如同饥荒之时,地瓜干只能用于充饥,决不让拿去酿酒。自由恋爱,就普遍意义而言只有在温饱之后。
  故而,自贫困开始的自由恋爱,也是首先恋温饱,恋富裕,很少以情为恋。姑娘们都嫁出去了,男孩子娶不进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喂猪喂出感情来了,舍不得。

  只有松了一口气的今天,我才得暇细想,六兄弟为什么不肯卖猪?老二那句话鲜明地在我耳边回响。因为六人不能同娶,索性一个也别娶。这种“骠”劲固然愚顽,但由于互相陪伴减少了孤独感,不能不说是源于深层的仁爱。即使落后,可见礼之深重。

             多米诺骨牌式的婚姻
             ~~~~~~~~~
  沂蒙的婚姻形式,在交通闭塞,生活贫困的山区有鲜明的特点。
  这里娃娃亲、老少亲、冲喜亲等等封建色彩极重的婚姻形式并不多见,最常见、最主要的形式是转亲和换亲。两家之间结亲为换亲,两家以上结亲为转亲。不管是结亲还是转亲,每家都必须是一娶一嫁。换亲的形式并不为沂蒙独有,“姑换嫂”的形式别处有、古来有。转亲却是沂蒙的特产。
  我听说,转亲的人家最多达到30多家一转。30个女人接力赛样地一起一落,最后转回起首的一家,每家都是一娶一嫁,不花彩礼,不留后账,不剩光棍,30家60个年轻人的婚姻一蹴而就。有些没有姊妹的年轻人叹道:爹娘不生姐和妹,我这一辈打光棍。但多数家庭都有挨肩的姊妹,无论迎亲嫁娶,都能从中得益。不能不承认,集体转亲的策划者,不论是从经济出发,还是从人伦出发,都具有极高的驾驭生活的智慧。
  转亲和换亲看似愚昧,在这种经济状况下,无疑是解决繁延和性爱的上策,也是稳定社会的有效方式。与此相反,自由恋爱在换亲和转亲的舆论下,反而成了像掠夺一样可耻的行径。
  有位姓韩的男青年,和本村的女青年在劳动中相爱。女青年的哥哥从东北回来,看到留给自己换亲的妹妹私自找了婆家,全家暴跳如雷,立即大打出手。本来相处和睦的老邻居,顿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韩家因为掠夺了别人的女儿,在舆论中输人一筹,全家被逼得闭门不出。等到人们发现分给他家的地,违了农时尚未耕种,砸开房门,才见满目凄凉,韩家合家八口早已悄悄逃离多日了。
  哥哥想到妹妹已跑,再也没有换亲的希望,一怒之下拆了韩家的房梁。
  以自由恋爱为基础的婚姻,尚有大量离婚现象,何况几家、几十家搭配出来的婚姻,更难如人愿。转亲这条多米诺骨牌式的婚姻链,一环裂变,全链崩溃。所以,愈是多家转亲的婚姻,愈深系着集体的利害,也愈被集体利益压抑着个性自由。往往一人反抗,众人震动;一家不合,多家破裂。这种既解决性爱又深抑性爱的转亲,把人们紧紧捆缚。
  不甘心忍受的人,有时就被逼上了绝路。
  李顺俭的爱人是用妹妹换来的,他们齐眉举案,相敬如宾,情爱第一次慷慨地赋予了这对年轻人,使得贫困也显得分外奢侈。李顺俭的妹妹,却在婆家挨打受骂,跑回来,抓回去;再跑回来,再抓回去。母亲为了儿子的婚姻,泪劝女儿一忍再忍。女儿终于忍无可忍,半夜跑回来,哭泣求救,死也不肯回去。
  亲家来要人,李家不给。亲家聚众来要,李家不敢不给。一边是夫妻恩爱十分美满的儿子,一边是披头散发、遍体鳞伤的女儿。女儿抱住父亲的腿,哭得死去活来。威逼之下,老父亲咬牙选择了女儿。亲家来人蜂拥而上,把媳妇拖出村去。
  李顺俭眼看怀孕七个月的妻子拼命挣扎,身下的碎石路拖出一道模糊的血迹。当晚,他换上结婚时的新衣服,抱来干草,浇上柴油,点燃了这间还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自焚前,悲痛至极的李顺俭喝了一瓶敌敌畏,死得十分坚决。
  这个村庄有个美丽的名字叫西湖崖,令人想起风景甲天下的杭州西湖。李顺俭自焚后的焦土,令过路人毛骨悚然,将其推倒,成为村里120个独身青年心中永恒的废墟。
  两年后,国家商业部的工作组在这个村子定点扶贫,帮助通水、通电、通路;帮助老果园改造,多收水果5倍以上;帮助建水渠、深翻土地;帮助技术培训,养羊、养鹅,种植经济林14万株。全村面目焕然一新。120个独身青年全部成了亲。
  也是只有今天,我才理解了李顺俭的父亲当年的选择。他如果放回女儿,女儿不被打死,也会自尽。在儿子的幸福和女儿的性命之间,他偏向了弱者。何况有了女儿,还可以再为儿子换亲。恩爱此刻不仅退居婚姻之后,也退居生命之后。李顺俭父亲对此十分清醒,他没有囿于男尊女卑,而是选择了女儿。

  有人形容干部老化,说:七个支委八个牙。
  有人形容历史和现实的反差,说沂蒙是:挂着勋章的乞丐。

  沂蒙在饥寒交迫中猛然觉醒:
  红旗不能当衣,口号不能充饥,辉煌的历史不能使儿孙安居乐业,贫穷不能算是社会主义。
      198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将解决大多数群众的温饱问题第一次纳入国策,确定在“七五”期间完成。
  按照规定人均收入不足200元的地区才能列入贫困地区,优先享受国家的扶持资金。所以,如此贫困的沂蒙,竟然因为人均收入235元,未被列入连片贫困地区。
  我为共和国有着如此沉重的包袱而喟叹,更为沂蒙不应失去这一历史机会而疾声呼吁。
  沂蒙的贫困震颤着共产党人的天良。
  浩劫中幸存的人,内战中痛苦思索的人,食不甘味、夜不成眠。他们考察沂蒙,上书中央,为沂蒙奔走呼告。
  中共政治局集体传阅了我拍摄的电视片《奉献的土地》后,沂蒙终于被列入了全国重点连片贫困地区,享受国家每年5千万元、连续五年的带项目资金的重点扶持。并且,中央号召,动员全社会的力量,首先是国家机关帮助贫困地区改变落后面貌。
  国家商业部响应中央号召来到沂蒙,接通了共和国和沂蒙的脉搏。
  重返沂蒙,房客们带着大米、白面、人民币。
  重返沂蒙,同志们带着恩爱、带着负疚、带着报答慈母的返朴归真。
  重返沂蒙,共产党带着改正错误的勇气和改变贫困的政策方针。
  山东省委省府派经济发达的五个城市,来沂蒙对口支援,层层承包。
  临沂地委行署先后组织5千人次干部,到农村进行四次较大规模的调查研究。对贫困心中有数,对改变贫困的办法了然于胸。
共产党和沂蒙同时明悟了这一真理。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号角一经吹响,遍布沂蒙的线线曙光,骤然聚义在“改革开放”的旗帜之下。党的政策和沂蒙的愿望一拍即合。
  可是,同一起跑线上,沂蒙这个内伤惨重的巨人落在了别人后面。
  由于战争年代和建设时代两度超常贡献,沂蒙缺乏发展经济的基本条件,甚至连生存的起码条件也不够。三中全会之后八年,沂蒙仍处在触目惊心的贫困之中。

作者简介:江婴,女,1951年出生于南京。现任山东广播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编剧。1986年以来进入沂蒙山、宝塔山、太行山、井岗山四大革命老区采访,自编自导了一系列反映老区问题的电视片,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老区的经济建设,引起中央有关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同时,潜心十年完成了两部报告文学,共25万字。《走进沂蒙》,是其中一部的章节。

查看更多...

Tags: 家乡 沂蒙 走进沂蒙 沂蒙山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78

歌曲《家》|漂泊在外的人对家的感觉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对于许巍的歌,我总是很喜欢的,喜欢他歌词里的很平常而又很有哲理的味道,喜欢他歌曲里的旋律,喜欢他歌曲里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音乐元素和新时代电子摇滚音乐元素的融合!

前些日子,得知了许巍的新专辑《爱如少年》发行的消息,迫不及待,从网上下载后放到那个老掉牙的MP3,不过听起来音质还是不错的。

在听这个专辑的时候,听到这首家的时候,特别有感觉,仿佛碰到了一个老友,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就是心情好。

仔细算来,我从初中时候就开始离家在外读书,那时候每周还能回去几次;然后就是高中的时候,在县城读书,一个月回去一次,在家逗留的时间也总是很短暂;到大学的时候,就只能每年最多回去2次了,有时候每年只能回去一次,而回去待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现在,我工作了,按道理说应该回家的机会更多了,但是刚步入社会的我,还是想用更多的闲暇时光去学习,所以回家的机会反而更少了,以至前些日子才在毕业后一年多回家了一次。

有时候,我总是羡慕那些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家乡上学的人,毕竟家是最温暖的地方,也是最舒适的地方,我爱我的家,更爱我的爸爸妈妈。但是我又感觉到庆幸,幸好我能够在很小的时候就独自在外漂泊,离开了家我才有了独立的机会,才有了更多可以让我成长的空间。

现在,算起来我已经出门在外近10年了,听着这首年近四十的中年男人创作并演唱的歌《家》,我有与他心灵上的共鸣,就像歌里唱的:

“如今我对自己的故乡
像来往匆匆的过客”

“我在远方很多的岁月
总是会想起你”

我的家乡并不富裕,但是是我最爱的地方,就算我走得再远,我依然会时常想起你,总想在报纸上新闻上,看到自己家乡的好消息。


歌曲《家》

歌手:许巍,  专辑:爱如少年, 作词:许巍,  作曲:许巍。

拥抱着亲人的时候
多希望时间就停止
如今我对自己故乡
像来往匆匆的过客

我在远方很多的岁月
时常会想起你这一刻的情景
此刻你的每一个街道
你独有的光彩你的繁华

我在远方很多的岁月
总是会想起你给予我的一切
你给我的每一次爱情
有幸福有疼痛让我成长

窗外天空掠过的候鸟
又让我想起你这一刻的情景
此刻你的每一个街道
在阳光照耀下你的天空

我在远方很多的岁月
总是会想起你给予我的一切
你给我的每一个梦想
在漂泊的岁月让我坚强

查看更多...

Tags: 音乐 许巍 2008 大连

分类:札记ǒ随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