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鞋垫——姑姑和妈妈的手工艺

这些照片,本来早就发在博客里了。前几天次发现,在几次改版中,把这些照片弄丢了,还好,终究又把这些照片找到了。

今天早上本想给妈妈打个电话,可是还是忘记了,走在吵闹的大街上才想起来,还是不要在吵闹之中给妈妈打电话吧。

其实,不用自己刻意去安排,上帝早就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何必,太在意,一生随缘,随缘一生,才能自在。

上网的时候,弟弟上线了,说是家里终于装上宽带了,刚刚装上。

于是,便有了跟妈妈的视频聊天,比打电话更进一步,能听到声音,还能看到人。

视频中,看见了弟弟、三姨家的弟弟红海、二姨、小侄女董美含、弟妹莹莹。

看到了家,家里的房间、房间外的松树已经长得老高了。

还记得,十几年前,那棵松,只是一个小树枝,被我从四婶家里拿来,然后插到花盆里……后来,它长得太大了,花盆已经装不下它了,家也搬了,它也被搬家了。它得以与大地母亲再一次亲密接触,它被爸爸移植到了外边的空地上。现如今它竟比我高出了好多,回家一定要好好看看这棵。无心插柳,那棵松却这么真实的长大了。伴随着我的少年,一直到了现在;还会伴我到更遥远的未来。

绣花鞋垫,算是山东,或者沂蒙山的一种标志。里边,有山东人、沂蒙人的勤劳和耐心,不知道要有多少次穿针引线才制作出一双漂亮又实用的绣花鞋垫出来。

这些,只是姑姑和妈妈的手艺的一部分,不是最高水平。

近几年,妈妈一直在忙碌着,都没有时间去做绣花鞋垫了,人也老了许多,眼睛也开始花了。

绣花鞋垫,这样的手艺,在我的同龄人中,已是凤毛麟角,很难找到几个还能绣出漂亮的绣花鞋垫的80后,之后的年轻人更不用说了。

对绣花鞋垫,我是深爱的。从十五岁的时候,五奶奶送我的那双绣着鸳鸯的鞋垫开始,我一直深爱着,以致于垫在鞋里踩烂了都不舍得扔掉。那是我的第一双绣花鞋垫,孩子是没有资格享用绣花鞋垫的,只有慢慢的走进成年,才慢慢地有了这样的权力,而到了晚年,也“被赋予不配糟踏这么美的工艺品”,而没人再垫它了,不是没有的垫,是不舍得垫,把它们留给年轻人享用。

关于绣花鞋垫,我心底总是有个期望,期望它能够传承下去,世世代代。我知道这是一个妄想。

民间的很多手艺早已失传,奶奶的去世,也带走了她一身的手艺:一剪刀下去还是一块完整的布,却裁处来一件完整的衣服;全是布料做的鞋子,可以抵抗上百斤重的重量,而使脚趾脚尖免于伤害……这样的手艺,早已失传。

奶奶走了,带走了一身的手艺,她也没注意到她的离去会带走这些手艺,而周围的人也没有意识到。

奶奶留下的唯一一件工艺品,还是我在襁褓里穿的那件上衣,暗蓝色的小小的上衣,至今仍被妈妈收藏着。

就在今天早上,就这么突然地想起了奶奶,不知不觉间,她老人家已经走了近20年,而我也从一个沂蒙山区的小屁孩,长大走出沂蒙,而已有两年多没有回故乡了。

此刻,归乡的念头,已不是一个念头,是一个计划,刚才跟妈妈说:等天气再变暖些,就回家。

回家!































































[本日志由 leleou 于 2011-04-16 12:16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绣花鞋垫 姑姑 妈妈 手工艺 绣花 鞋垫 札记 随感 母亲 奶奶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54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