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党的来历|黄牛党名称的由来

“黄牛党”有什么来历?

      黄牛是指在合法销售途径以外垄断和销售限量参与权与商品以图利的中介人的俗称。

      黄牛一词来源于上个世纪的中国上海,是指票贩子们联群抢购票时常有如黄牛群之骚动,故将他们称为黄牛或黄牛党。

      因黄牛行为连带匿名炒卖图利的行为严重影响到正当销售途径,故在很多地方皆属违法。现在引申至所有能获取之特殊方法(或典型的排队,或囤积限量商品,或像“司法黄牛”般靠著特殊的社会地位或利益关系)有规模的垄断图利的商品(不一定是票,也可以是护照轮候号码、表格、或有收藏价值之物品如签名球衣、限量发行之纪念品等等)或服务,而社会上有殷切需求的民众或愿出高价接受就会有黄牛的出现;就算非为图利而出售,某程度上亦反映著商品流传的渠道与其商业模式的公正性。

      以微观经济学而言,黄牛党的行为企图制造多为限量引起之高需求门票供给的垄断,使得黄牛党可操纵转售门票价格以赚取丰厚利润;另一方面,买票难度增加(如香港迪士尼乐园需预先订票)或者本身已是供求失衡的状态下亦使场外黄牛票有价有市。所以除以行政手法打击外,外在条件的变化把需求降低或供给增加之下,黄牛纵使再垄断更多亦不致于能维持成本,更何况是图利。

      黄牛党卖票不一定比原来的票种价格高,如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外流之免费赠券则可以普通票价出售图利。

      而有黄牛党出现的地方亦不一定反映实际上的供不应求;在80年代的中国大陆机票因被售票员囤积而制造之短缺现象,借此挟高价钱图利皆属黄牛的一种。

黄牛党的历史

      黄牛党是由清末民初在上海出现的“司法黄牛”(被废除职业的状师靠著以前与法院与官场仕途关系继续地下经营,与被国民政府合法化之律师作业务上之竞争,因司法公正被金钱严重扭曲,出现“有钱判生,无钱判死”之遗祸)衍生出的类似组织,其行为自然被冠以黄牛。

      从社会阶层来看,黄牛党为无业游民或社会之低下阶层居多,在正式买卖供求关系中挤出并分化成生存的、没有法例监管的中介空间,以人海战术排队抢夺参与权空间,然后在合法销售途径外向欲参与者销售参与权(即车票、电影票等),没有内含的生产性,为地下经济环节之一。

      很多时黄牛党还会与当地黑社会勾结成势力以保护和稳定其销售途径,但当时上海的黄牛党的确缓和了当时高企之失业率。

“黄牛党”称呼的来历

      「黄牛党」、「黄牛」、「司法黄牛」等之造辞,它的起源或在於描述地下经济里一堆人在那里抢购物资或票券之场面,有如黄牛群之骚然,而后将它的仲介意义突出,而用於称呼「司法黄牛」。

      但除了这种意义的「黄牛」外,「黄牛」一辞还有另一种意义,那就是称人爽约也用「黄牛」。例如,当我们约了某人於某时某处见面,而对方却未赴约,这时即可说「他黄牛了」。这种意义的「黄牛」,乃是吴语方言的用法,据《汉语方言大词典》称:当人的「责任心差而不履行承诺」,皆可说是「黄牛」。

      汉语许多地区的方言语言里,都将未照预期方式完成的事称之曰「黄」。例如,打麻将打完一局,但却没有人胡牌,就说「这一圈黄了」;唱一出戏荒腔走板,即可以说「这出戏唱黄了」。

      爽约被称「黄牛」,倒是和这种意义的「黄」较为接近,但仍有待进一步探讨。

黄牛党
 
  英文:Scalpers

什么是“黄牛党”

  “党”是上海人在替社会现象分类时最惯用的概念系统。于是,就有了一种叫“黄牛党”的称谓,用于描述一堆人在那里抢购物资或票券,有如“黄牛群之骚然”的现象。

      “票贩子”在北京行话叫“拼缝儿的”,而上海人称之为“黄牛党”,还有更形象的比喻把这类人称之为“票虫儿”。

      “黄牛”是上海滩的特色已有两个世纪的发展史了,昔日的“黄牛党”,所从事的是被过度分化的中介行为。就现象而言,它被定义为“恃气力或势力,采购物资及票务凭证后高价出售以图利”。

      他们在解放前倒黄金,在文革时倒诸如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等各类票证。新世纪,“黄牛”行业有了更大的发展,开始倒大剧院戏票,倒热线火车票,直至倒世界第一的磁悬浮票。

      但“黄牛党”的出现,是相关经济制度有漏洞的必然结果。“黄牛党”有存在的必然性。

      还有一种可信的说法是牛有很多种,其中黄牛皮硬毛多,一年换两次毛。所以黄牛党的意思是挣毛利的意思。加上黄牛在农村一般是肉用居多,不做苦力的,有偷闲的意思。所以黄牛党被指做贬义。

      解放前投机商对法币、布匹、医药等物品囤聚居奇,谋取暴力。但是往往又被大资本家和大买办的勾结盘剥得血本无归,所以他们自己也以“案板上黄牛”自居。黄牛党一词由此而来。
  
“黄牛”与“春运”  
      21世纪,“黄牛”行业有了更大的发展,开始倒大剧院戏票,倒热线火车票,直至倒世界第一的磁悬浮票。

      “黄牛党”的存在,从某个层面上直接导致了春运期间的“买票难”。

      但“黄牛”的出现,是一种垄断现象导致的必然结果,牵扯到那些掌握垄断的人的利益。比如,传统春运火车票市场上,垄断方声称让购票者按先来后到获得数额远远不够的火车票,但这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因而导致许多民众的宝贵时间资源被浪费在排队上。黄牛的出现,将火车票的实际价值以货币的形式重新量化,这符合市场规律,大量愿意以货币换取时间的消费者造成了黄牛党的出现。需注意的是:春运市场的矛盾实质是火车票资源的不足而不是黄牛党的出现。国内民众普遍地被垄断方的各种对黄牛的打击、诋毁性宣传, 误导,转移了注意力)。

      众所周知,黄牛党大多为下岗工人、城市中的低收入人群,一方面替着各种民众不满的社会矛盾背黑锅,一方面拿着远低于垄断方、企业(资本)方、公务员的收入。

      更为悲剧性的是,被垄断方以各种理由、各种法律手段处以刑罚、甚至完全丧失劳动机会。如按西方记者估算,2005年,中国的黄牛党及其家属总数接近百万人,而2006年允许私人购汇的外汇新政推出后的三个月内,从事私人购汇的约三十万黄牛党及其家属的生活收入受到严重影响(被海外媒体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集体下岗事件),媒体的漠视、甚至不明真相的群众的叫好,使得其中许多黄牛义无反顾地转变为各种无证摊贩、偷盗分子、抢劫分子等违法犯罪分子,进一步恶化了社会治安环境。

卖票的二道贩子为什么叫黄牛?

      “黄牛党”,简言之,即票贩子,就是以倒卖各种票证并从中牟取暴利的人。春运期间,正是黄牛党们的黄金季节,他们或公开或地下,大肆倒卖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票,从中赚得钵满盆盈。“只要有利润,就有商人”。同样,只要有票证,就有黄牛党存在。车票、球赛门票、演唱会门票甚至彩票,总之,只要有利可图,有钱可赚,就会出现黄牛党“神秘”的影子。因此,车站、码头、体育场馆外就成了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黄牛,本是一种诚实、善良、兢兢业业的动物,但是用在这群不法分子身上———“黄牛党”,具有了绝佳的反讽意义。

      “黄牛party”就是俗称的“票贩子”。“票贩子”在北京行话叫“拼缝儿的”,而上海人称之为“黄牛party”,还有更形象的比喻把这类人称之为“票虫儿”。

      “party”是上海人在替社会现象分类时最惯用的概念系统。于是,就有了一种叫“黄牛party”的称谓,用于描述一堆人在那里抢购物资或票券,有如“黄牛群之骚然”的现象。

      “黄牛”是上海滩的特色已有两个世纪的发展史了,昔日的“黄牛party”,所从事的是被过度分化的中介行为。就现象而言,它被定义为“恃气力或势力,采购物资及票务凭证后高价出售以图利”。他们在解放前倒黄金,在文革时倒诸如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等各类票证。新世纪,“黄牛”行业有了更大的发展,开始倒大剧院戏票,倒热线火车票,直至倒世界第一的磁悬浮票。

      “黄牛party”的存在,从某个层面上直接导致了春运期间的“买票难"。

参考资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14150.htm

http://wenwen.soso.com/z/q179758322.htm?pid=mail.wen10

[本日志由 leleou 于 2010-03-31 10:55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黄牛党 来历 由来 民俗 2010 国学 中国风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376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