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依然未知!

从网络上消失了几日,昨天回到大连,今天又在网络上出现!

下面简单回顾下,我从网络上消失的几日的行踪。

10月14日上午去公司简单处理了一些事务,就去买船票了;10月14日晚20:30登船离开大连;15日凌晨3:00到达烟台,下船后徒步走到烟台长途汽车站已经近4:00,可是长途汽车站还没开门,他们将在30分钟后开始接待旅客,于是在门口等待,啃了一个随身带的面包,算是一个简单的早餐;凌晨4:30分,长途汽车站开门接待旅客,我又在门口等了几分钟,让焦急等待的人民先进去,然后进去买票,买到了回县城的汽车票,座号为1,直到5:30分班车从车站驶出的时候,车上只有4人,2名乘客,一名司机,一名售票员;15日中午13:30左右到达县城汽车站,打车去人民医院门口乡镇汽车站,跟来县城的弟弟、弟妹会合,然后一起坐车回镇上,14:30左右到达镇上;弟弟和弟妹有点事情要处理,用去近1小时时间,期间爸爸接到电话,开三轮摩托车来镇上接我们,于15:30分左右,终于回到久别2年的家中,看到了正在包饺子的妈妈和小姑姑。至此,从离开大连的住所算起,到回到山东的家中,用时大约20小时。

从15日下午回到家开始,就帮家里忙弟弟结婚的事宜,直到21日上午10点坐车去济南离开家;期间有些忙碌有些劳累,但都是值得的;弟弟的婚礼,一些难免出现的小插曲出现,但是整体上还算是圆满的,谢天谢地。

21日下午13:30左右到达济南长途汽车站,在站门口等待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用东北话将应该喊他:铁子,人家现在应经是来老师了,我亲爱的兄弟,谢谢多年来多我的关爱;14:10分左右,和来老师一起坐车到大政家,可怜的孩子大政正在发烧;在大政家逗留1个小时,拿到去丹东的火车票,跟来老师去了他的住所,坐的是32路转18路公交车,是那么的熟悉的公交车,那么熟悉的站点,那么熟悉的街道,那么熟悉的燕子山路;路上在一个小饭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18:30分到达来老师的住所,两人一直聊天到21:00左右睡去;来老师学校还有事,第二天清晨早期坐班车去了学校,我继续睡到中午,起床、洗漱完已经是中午12:30;出门在小饭馆吃了碗炒面,便坐车去了山大路,找了一家网吧打发剩下的时间,去丹东的车是晚上23:14的;那家网吧的房子,以前好像是家电影院,可以看通宵电影的那种,记得曾经和她去过,那个下雨的夜晚,我们一起在那里看了一整夜的电影,而现在电影院已经变成了网吧;剩下的时间,看了下自己的博客,留言、评论回复了几个,友情链接审核了几个,在网上看了《画皮》,感觉不怎么好,也许是自己心情的问题,有些失落;晚上17:30分,收到大政的短信,要我去他家吃晚饭,问我几点回去;我的画皮没看完,再说坐车过去也要一个多小时,于是让他们先吃,我说晚上8:00到,大政依旧坚持要我早过去,要我打车过去,我还是坚持看完了《画皮》,晚上8:00准时到了大政家;大政还在生病,还好有他女朋友陪,爸爸妈妈也都在家;谢谢大政妈妈每次热情的招待,在大政家吃完饭,跟大政一边闲聊着一边看电视,到22:20分的时候离开大政家,打车到济南东站;到济南东站的时候已经是22:50分了,在车站外的小卖店买了一瓶水和一个水杯,进车站等了几分钟就检票上车了;在站台见到了在车上做乘务员的四姑,在四姑的照料下,我于23日18:40分到达丹东站;随后老姑父开车来车站接的四姑和我,到姑奶家时已经是19:20了,漫长的火车旅途终于结束。

23日晚吃完饭就休息了;24日中午跟三姑和姑奶一起去了抗美援朝纪念馆,三姑直接简称它为“抗馆”;在“抗馆”,我们3人在解说的引导下又重温了那段悲伤的历史,多少都有些伤感,尤其姑奶显得特别伤心,当年姑爷爷就是参加抗美援朝后转业分配的丹东的;25日在姑奶家看了一天的电视,26日早上吃完早饭就坐车到了大连,26日中午到达大连,12:00左右到达住所;然后去碳酸家吃了午饭,陪他去理发,然后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然后又在他家吃了晚饭就回住所睡觉了;今天早上到公司上班,才又上网,回到我的网络世界。

回家的这几日,很忙碌,也很充实,见了很多多年没见的故人,也了却了一些心事。

可是,回来之后我依旧迷茫,前途依然未知,还是没有方向,妈妈说:“好好赚钱,好好攒钱”,但是赚了钱又能怎么样呢?

即使未知,前方的路未知,我的前途未知,我也要继续走下去,只有走下去,积极的走下去,走向那迷茫的未知、、、、、、



[本日志由 leleou 于 2011-01-20 03:53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未知 感悟 妈妈 回家 大连 烟台 丹东 济南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38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