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更喜欢的是杨德昌,而不是侯孝贤?

2022-08-04 14:50:06

闲人电影,电影,应该更有意思。

杨德昌,一个用平静的视角看待社会变迁、人情人性的大师。

他的电影总能触碰到每个人生阶段最敏感的话题,并让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海滩的一天》是婚姻的取舍,《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少年的迷茫,《麻将》是年轻的自主,《一一》是一生的再现。

《青梅竹马》是为什么白月光到最后大都成了蚊子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处属于他的白月光,只是都很难等到天长地久。

所谓的爱情都会在故事里被慢慢陈旧,直至遗忘,因为青梅竹马不是万灵丹。

在《青梅竹马》中,阿隆和阿贞互为对方的朱砂痣,他们的开始很美好。

那时的他们只操心两件事,学业和彼此,在没有其他烦恼的情况下,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都视另一人为终生选择。

可是,人总要长大,总会远离对方一段时间接触到不同的圈子。

这时差异便会慢慢出现,三观也会渐渐不合,对彼此的了解也会模糊,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阿隆是个热心肠,不善言语表达自己感情的要强、含蓄之人。

他乐意帮助受苦的好友,也愿意替阿贞的父亲还债,对这些付出,阿隆并不会过多考虑,只是看到了就伸出援手。

阿贞从小缺爱,受尽冷落,长大后不会应付度日,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

她的占有欲很强,并渴望安稳富足的生活,绝不想重蹈母亲的覆辙,嫁给一个一事无成又不懂爱的父亲式的丈夫。

两个人互相不知道对方想要的。

阿贞不明白阿隆为什么总要帮一些不值得同情的人,阿隆不理解阿贞的朋友圈为什么老是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

圈层不同让他们无所适从,思想不一令他们不知所措。

阿隆融不进阿贞的圈子,阿贞不想去换位思考,两个人互不让步,曾经再美的烟火也会熄灭为尘埃,风一吹就散了。

不同的成长环境,长大后不同的际遇,都让无烦恼时期的两小无猜不复存在,青梅成熟后采摘者不止一人,竹马过时后担不起成人的世界。

有了花花世界灯红酒绿的诱惑,有了人间炼狱水深火热的苦难,有了大千世界万般精彩的繁华。

人是会变的,熬不过现实的考验,回忆再美好又有什么用,到最后以前所有的确定都会变成大概。

海誓山盟填不饱饥肠辘辘,天造地设敌不过猜疑妒忌,山不向你来,你不走向山,彼此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生活、阶级、思维,哪怕任意一环有了差距,看对方也不再是完美无瑕,而是讨厌,不耐烦,这种潜意识的偏差逐渐变成下意识的行为后,白月光也就成了蚊子血。

《恐怖分子》是生活,为什么不能拥有退一步的积极?

婚姻有三道防线,结婚证、利益捆绑、小孩,李立中的婚姻看似幸福,实则全面失守。

他娶了在别人眼中不可能嫁给他的文艺女孩,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未来应该会像歌里写的那样,和她一起到老,坐着摇椅慢慢摇。

可是,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还是搞不明白。

尤其是文艺女孩的心思,普通青年又怎么能猜得透,文艺女孩想要的浪漫,普通青年又怎么会懂。

她们追求将生活过成诗,总是忽略转身就会撞到的现实,以及平淡日子里一定会有的刺。

而李立中作为普通人,他能看到这些不堪,对生活没那么多理想主义,这些恰恰是文艺女孩所不能接受的。

她与李立中的结合也许只是一时激情的冲动,也许只是情伤后的不安寂寞,所以他们的结婚证并不能保证婚姻,李立中的第一道防线名存实亡。

李立中以为只要支持文艺女孩的梦想,给她空间好好地写小说,就是对她最大的爱。

但是文艺女孩既要李立中专一又要甜蜜的爱情,所以陌生女子的一通电话便让她心里别扭。

她开始质疑李立中的真情实感,与他渐行渐远,忘记自己出轨的事实,将婚姻的罪责全部抛给李立中,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李立中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事业蒸蒸日上,文艺女孩小说获奖,他们的生活应该会回到原来的轨道吧。

然而文艺女孩的想法不可能用常人的观念去理解。

李立中的一厢情愿换来的是文艺女孩的一句“你怎么不懂?我不跟你回去。”

李立中确实不懂,他以为解释了自己没有婚外情就可以挽回文艺女孩,其实文艺女孩早就不爱没有波澜的生活了。

文艺女孩想要的精神上的交流,李立中没有,因为他不怎么看小说;文艺女孩想要的理想家庭的样子,李立中没给到,因为他们没有小孩。

这一点的失衡,让李立中的第三道防线土崩瓦解,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李立中并没有彻底绝望,女人走了就走了,又不会跑,男人最重要的是事业,有了事业才是最好的生活。

只是到最后,李立中连事业都丢了,落了个人财两空的结局,第二道防线也没有守住,他的强颜欢笑掩盖不住内心的绝望。

在电影结尾,杨德昌给李立中安排了两种选择。

一种是拿枪报复,制裁让他婚姻破裂的陌生女孩,杀掉诓他的主任,打死与他老婆有私情的老朋友,让文艺女孩永远生活在阴影中。

另一种是举枪自尽,结束自己平庸的一生,再也不面对没有希望的生活,再也不幻想假装爱自己的戏码。

可现实却只有一种选择,报复的爽文情节是杨德昌留给观众的兴奋剂,电影真实的自尽结局才是李立中最终的归宿。

他是普通人,当一切苦难来临后,他的方法是逃避所有,而不是面对生活或重新来过。

这种选择不该被谴责,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勇敢,有的大多是《海边的曼彻斯特》式的无法克服心魔的软弱,但这种软弱往往是一种被歧视的心态。

我们的传统观念总是认为往前走才是积极生活。

可退一步又何尝不是一种积极,人非圣贤,为什么不能逃避现实?

杨德昌的这个发问发人深省,正视退一步的积极,可能就是海阔天空的新开始,即使这种开始是死亡,但这也是一种解脱,逃避不可耻,可耻的是歧视逃避。

《独立时代》是为什么我们越活越不懂真情?越长大越没有朋友?

我们都看过很多大道理,可依旧过不好这一生,我们记住了许多鸡汤,还是搞不懂人情世故。

活在世俗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慢慢变得疏远,看似酒桌上谈笑风生,称兄道弟,其实现实中点头之交,身无长处。

小时候会将自己的真心话讲给好朋友听。

不指望他感同身受,只希望他能一直听着,可长大后,敞开心扉留给了陌生人或社交网络,再也遇不到一个真心朋友。

因为你的心里话,也许会成为第二天酒桌上的谈资或笑料,可你又不能撕破脸皮,否则就是你玩不起,长大后的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对错。

与朋友的交往渐渐接近虚情假意。

说每一句话,办每一件事,靠近每一个人,都会考虑日后会不会用的上他,长大后的社会就是这样,没有真情实意,只看利弊。

特立独行被人情世故抹杀,三两知己被趋炎附势拉远,你以为凭你们的交情可以讲点感情,但最后还是一笔买卖。

以前我们是朋友,无话不谈,现在我们有阶级,门不当户不对。

以前我们想的少,不看背景,只谈感情,现在我们想的多,只看背景,狗屁感情。

人都是庸俗的,每个人都想独立,都想赚大钱、有人爱,左右逢源、称心如意,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拥有属于自己的乌托邦,那个被称作天堂的独立时代。

可每个人都在寻找的路上什么也得不到。

有钱人想要感情却被有心人利用,穷人想要力争上游拼命耍手段巴结有钱人,却被有钱人一脚踢开,因为他们不是傻子。

人人都在时代里妄想创造独立,但他们都需要一个依赖的人。

这个人也许有钱、有情、有才,但当我们一旦需要这个人出现的时候,我们便会离独立时代越来越远。

杨德昌将片名取为《独立时代》是一种反讽。

嘲笑那些既要这又要那的虚伪之人,每天带着面具生活,自己活得很累,回到家又把坏脾气带给最亲近之人,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长此以往,生活不幸福,事业不顺利,而这种恶果都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他人。

因为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连圣人都放不下七情六欲,摆不平人情世故,又何况我们区区凡人。

天下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

有的只是熙熙攘攘为利往来,却臆想真诚交友,孔孟之道。

有的只是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却以为前路有知己,天下皆识君。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金银、情欲忘不了。

人设立的再好,也成不了君子,见每个人都挤出酒窝,也成不了人见人爱。

因为作之不止,乃成君子,因为无事不登三宝殿,谁又能放得下功名、金银和情欲,所以不会有独立时代。

这就是杨德昌。

也许有人会觉得他的电影过于说教,也许有人会认为他的电影过于啰嗦。

但这些喜欢和不喜欢都不妨碍杨德昌看透人性与社会,并可以触动到你的内心,并让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